当前位置:松露传媒女性新婚夜婆婆向我收房费
新婚夜婆婆向我收房费
2022-11-24

今天去参加一位朋友的婚礼,地点在他们刚刚购买的那套湖山别墅。半山腰上就能看到婚车一辆接一辆缓缓而至。专门聘请了神父和大厨,为今天的婚礼做祷告,并且在家中举办酒会。茶足饭饱之后,我们几个女人便坐到新娘的婚房里聊起了天。大家都夸小玉(今天的女主角)有福气,嫁了个好男人一辈子不愁吃穿。就在我们聊天的当儿,一个女人端着一盘水果和一个锦盒走了进来。小玉立刻站起身迎了过去。

“妈,你怎么没去休息,还送水果上来。”“我来看看你的朋友们啊!”说着,女人把水果递到了我们的手中。“还有,这个盒子你要收好。里面的镯子是我祖母留下来的,今天它就归我的儿媳妇啦!”原来这个女人是小玉的婆婆,可是从相貌上根本猜不出来她已经五十多岁了。如此温柔可亲的婆婆,大家还是一次遇见。坐在装修华丽的房间中,看着巨幅婚纱照和婆婆送来的礼物,有几个姐妹竟当场流出了眼泪。

看到别人的精彩,回忆自己的暗淡。这是每个女人的通病,也是一块儿永远都挥之不去的心病。它会让你在某一个幸福的瞬间突然莫名地流出泪水;也会让你在最孤独的时候越发地感觉到自己曾经的无知与肤浅。其实女人是最念旧也最感性的动物。给她一点好,她就会念你百世恩。但是如果你对不起她,她也会怨你一辈子。所以,女人的善良与小气永远都这样对立而统一的存在着。没有人能改变,甚至包括她们自己。

聊天期间,听一个姐妹诉说了自己当年结婚时的一段辛酸经历。虽然已经过去了好几年,但是每次跟丈夫一起探亲回家,看到厅堂旁边那个有着四尺宽房门的小厢房时,就会忍不住慨叹几句:想当初,我还是花了钱才和你洞房的。这个姐妹叫林如,土生土长的北京人。老公在一所大学教书,曾获得省级模范教师,后来被招到了北京。地地道道的老好人。俩人是经朋友介绍才走到一块的。

起初他们对彼此的家庭背景并不太了解,也许是缘于感觉吧,再加上俩人年龄的问题。所以就在恋爱没多久便结婚了,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“闪婚”。男方家乡有一个习俗,无论俩人在外地有没有房子,只要媳妇想过门就一定得在新婚之夜住进公婆的家里。男方老家是一个偏远的山区小镇,穷乡僻壤当然比不了北京这个现代化大都市。所以结婚前几天,丈夫对林如讲了些家里的状况,让她稍微有点心理准备。

都说女人是最感性的动物。如果她爱上你,即便你递给她一碗毒药,她也会面带笑容地一口喝下。然后在濒临死亡的痛苦挣扎中流着泪对男人说:此生我爱过你,但愿来世你能偿还我对你的爱。林如就是这样一个女人,在与丈夫一同回乡的路上,她再三向男人保证一定不会让他下不来台。她说我们是去结婚,多么喜庆的事儿啊!我高兴都来不及,怎么会让你为难呢。不管条件多么贫困,我们就在家住一晚。婚礼一结束,我们就回来。

这本是男人安慰女人的话,却被林如一口气说完了,可见她对丈夫是多么的用心。然而当她踏进婆家大门之后,就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。百十平米的院落里居然看不到一片砖瓦。从脚下到五米开外的厅堂,凡是能立起来的东西统统都是泥土砌成的。房顶铺满稻草,几根木质房梁也捅了出来。唯一聊以慰藉的是院里的那棵桂花树。正值开花时节,沁人的芬芳在林如周围上蹿下跳。和着一群围观者扑朔迷离的眼神,林如好不容易才挤出了一丝微笑。

因为丈夫提前安排好,为了节省时间与开支,他没有让家里人准备什么欢庆仪式。晚上简单的和亲戚朋友们吃了顿酒饭之后,便拜过父母拉着媳妇入洞房了。婚房在厅堂的左边,林如第一次来居然没有发现那里还有一间屋子。因为房门太小、太小了,木质的房门几乎和泥土一个颜色。走近之后,才发现上面贴的那个字。在微黄灯光的照耀下,红字变成了黑色。林如小声地嘀咕了两句,被丈夫推推搡搡得带进了屋内。

松露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