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松露传媒女性我的情色记忆
我的情色记忆
2022-07-18

我与先生是一对地道的冤家:高中3年里,我们是同班同学,他是班长,我是团支书,都爱出风头,争权夺利,经常“大打出手”,谁也说服不了谁。其实,我们又彼此欣赏,种种“碰撞”反而给紧张的高中生活平添了许多情趣。后来,我们“各奔西东”,上不同的大学,奇妙的是,分别4年后又回到原来的城市,并且组成了“双峰峥嵘”的家庭。他绝对不是“妻管严”,我也不是“省油灯”,我们甚至经常为抢电视遥控器而闹成一团。他是三代单传的娇贵“公子”,家人一向都让着他,所以,他好胜脾气是一个顽症,很难治愈。难得我们在某些方面能达成共识,比如都爱看足球比赛,可支持的队伍各不相同,喜欢的球星更是格格不入。于是,辩论便成了我们的家常菜,如果什么时候家里很平静,那一定是我们两个都在刷牙。

不过,应该承认我们都很风趣,凡事都能乐观对待。至于性爱方面,同样充斥着权力纷争阴云,不是东风压倒西风,就是西风压倒东风,龙凤争霸,外人是看不到我们室内剧的热闹与精彩的。我喜欢孩子,希望怀孕,他则更热爱过两人世界。所以,避孕措施他做得滴水不漏,有点儿像“9·11”过后美国的机场安检工作,草木皆兵。

他说,男人也有生育权,我则强调子宫是自己的。后来,经过一番不太光彩的作弊,我终于成功怀孕。因为这件事,他与我吵了三天三夜、冷战半个月,后来生米煮成了熟饭,他才只好乐观其成,毕竟他也要“后果自负”。这之后,在性爱方面,他更爱表现出一种强权蛮横的姿态,对此,我也不甘示弱,在小小的双人床上,与他展开了一场场惊心动魄的性爱权力争夺,各有输赢,难决雌雄。

我在浴后洒点儿香水,或衣装不整从他面前经过,他就会翘着二郎腿,故作正经地警告:“不要勾引我啊,小姐!”或“拜托你,不要再乱我心,我可是个意志薄弱者!”多情却被无情恼,但我嘴硬,便没好气地回敬他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一点儿门也没有!”或者干脆说:“自作多情,太小看老娘了!”

总之,我们都想倚老卖老,都想做“至尊”。不过,一般最后还是他出面“解决”问题。这时,我就可以适当做冷美人,故作不耐烦地阿Q一下:“看你也挺饿的,好吧,可怜的人,来吧!”嘴硬,心软,这是我们的共性。应该承认,这种游戏很有意思。我有不少闺中女友,都埋怨夫妻做爱如同嚼蜡,每每这个时候,我内心就会涌出一种温暖的幸福感,我们的性爱充满了新鲜奶香。

每当夜幕降临,我总会有所期待。我喜欢调情,当他在我面前想要得发狂的时候,我会非常陶醉。每次我都有“胜利”的喜悦与满足。而他呢?也是踌躇满志、神采飞扬,仿佛征服了珠穆朗玛峰。有时他也这么叫我“珠峰”,因为英雄难过此“峰”,因为我看起来比他高(事实上他比我高),所以,“登顶”在他看来,就是怎么把我悬空抱起。

松露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