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松露传媒女性婆婆死活不同意我生孩子
婆婆死活不同意我生孩子
2022-07-16

我的人生从遇到小米开始转变。

三年前的8月初,我和丈夫张黎去幸福梅林放风筝,张黎指着擦肩而过的一个背影对我说,快看,那不是小米吗?居然真的是小米!我们激动得拥抱在一起。

旧友重逢带来“希望”

我和小米以前是同事,一起在酒店后勤房里工作,事情繁琐,薪水微薄,但那时我们都很快乐。小米性格温和纯朴,有次我工作失误挨批,心情不好蒙头大睡,是小米给我买饭端水,陪伴我安慰我。我们成了最好的姐妹。

那天,有个矮个男子和小米在一起,我以为是她丈夫。后来才知道,那个名叫老四的男孩,是从广东追随她到成都的情人。

第二天我请小米到我家玩。她看着我们装修一新的三居室新居,无比羡慕我,也无比感叹她自己。

她说结婚后她和丈夫做起了买卖。她受不了丈夫每天和别人“斗地主”,就独自去广东打工。在那里,她认识了广东男孩老四。说起老四,小米的眼睛时而黯淡,时而闪出泪光。

家境殷实的老四,因家里不同意他和小米的爱情,被逐出家门。“他家里开着厂,有他的股份。和我在一起后,他哥把他40万分红全部冻结了……”老四对小米的爱情感动了我,这都什么时代了,居然还有这样不要家产、放弃钱财,对爱情忠心的人。

晚饭后我又请他们俩去唱歌,看小米窘迫,我偷偷塞给了她800元钱。小米感动得流泪了。她说也不瞒我,他们不是安于现状的人,老四家里做了多年生意,一些套路他都熟,他现在想单干,只苦于没有资金……

我心中立马冒出一个念头:这也许是个机会吧,他们没钱,而我们没经验,取长补短做生意。先赚足钱,再和丈夫离开成都去广东安家……

我早就想离开成都了,我厌倦了这里的生活,厌倦了那个复杂的家里的争吵。

痛失孩子灰心绝望

我20岁就和张黎结婚了,我们都想有个家。

张黎10岁时父母离婚,母亲把姐弟俩拉扯大后再婚。他母亲和他继父遵守AA制,你的我的分得无比清楚,他继父每个月交给家里200元生活费,其他百事不管,给锅铲换个把花一元钱,都得开个收据回来找他妈妈报销。

婚后,我们和张黎的家人住在一起,两室两厅的房子,前面一室一厅被隔断做了门面,留着后面的一室一厅住人。我们的新床设在暗楼上,暗楼下睡着他姐母子俩,他姐离婚后带孩子回娘家住。而公公之前的一个女儿也住在家里。他们经常为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吵闹,公公说婆婆把好的留给自己的儿女吃,婆婆说继女把单位分的东西藏着不拿出来共享……这种日子,让我过得胆战心惊。

我对张黎说,我们搬出去租房子住吧。张黎安慰我,等等吧等等吧,住长了就会好的。

结婚第三年我又怀孕了,在这之前我已经做过四次手术,我想把这孩子生下来。

但我们的决定遭到婆婆的强烈反对,那天她正在客厅里和邻里打麻将,得知我的想法后,她拍着桌子厉声说,“你们这样子还想生孩子?莫让人家笑掉了大牙!”

一群人看着我,我又气又羞。婆婆说的“这样子”,我明白是什么意思,那时商场被承包了,我没再做生意。找来找去都是一个月赚两百元的工作,我干脆在家里闲了两年,婆婆对此意见很大。

就这样,张黎又陪我去做了手术。

结婚第四年,我和张黎在外面租了房子。我们做起了影碟生意,租的是婆婆的门面,除了晚上睡觉回去以外,每天白天仍然和婆婆一家在一起。。

和张黎的十年婚姻里,我做了六次手术。这一次以后,我再也没有怀过孩子。这件事给了我深深的伤,也给了张黎一生的痛。每每想起婆婆反对我们生下那个孩子的情景,我就恨得咬牙,也悔得咬牙。

南下闯荡生意溃败

影碟生意越做越好,可我并不开心。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想干什么,直到遇到小米之后,我才知道,我想离开。

我想离开成都,换个生活环境。

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张黎,结婚这么多年,哪怕确定我不能生育,他也对我很好。他也知道,我不能生育,绝对不是我一个人的原因。他说,好吧,只要小米说的是真的,我们就去广东做生意,以后就留在那边安家落户。

打定主意以后,我详细询问了小米开厂的一些细节,她说这也没问题,那也没问题。大概感觉到我合作心切,老四也在一边说他家的生意如何好,订单多得数不过来。

松露传媒    手机版    网站地图    QQ号:1587901230